“中国正在变成一个黑社会国家”

3月2号,澳洲悉尼晨锋报驻华记者高安西(John
Garnaut)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以“中国是否正在变成一个黑社会国家”为题,和与会师生讨论中国社会的现状。本台RFA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高安西以他亲自采访的案例,请大家判断用“黑社会”这个词合适不合适。退伍军人于成武(音译)转业后获得一块地,在黑龙江的富锦种大豆。80年代当地政府说要和一个韩国企业合作,搞合资农业,从农民手中征地。结果韩国人没来,也许项目原本就不存在。总之政府把地拿去了。逐渐落到官员和家属手中。因为没有合资项目,所以又把土地租给农民去种,形成新的、由中共官员控制的封建制度。当然这需要强制机制才能保证。二十年来,农民为土地的抗争、上访、截访、官员雇凶杀害农民的事件等。

高安西说,跟他交谈的农民被抓,他也被扣押。他曾经在北京的记者会上询问富锦的情况。中央政府表示要过问。他当时在中国没多长时间,还挺高兴,自己的报导引起重视。两年后回去发现,原来送往北京的贿赂是用小汽车装,现在改成大卡车了。最终的结果,只是北京更有钱而已。

一对澳洲林姓华侨,在辽宁建水坝,5百万元的项目。开始运营之后,当地水利局长看到有利可图,建议合资。林家不同意。结果局长放话要把他们的水坝炸掉。

最后林家只好卖给他,但只拿到象征性的保证金,其余的据说在邮寄的路上。

高安西说,这个局长的兄弟开公司,强迫当地建筑公司以高于市场价格2、3倍的价钱买他的沙子,甚至不惜杀人、送监。当他问局长有没有这回事,对方说,我兄弟跟我有什么关系?

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抓了三千人,每个公安局都给规定了名额。人们问,重庆是这样,中国其他地方呢?

高安西认为,薄熙来所做的只是告诉世界,共产党就是黑社会,中国的政府由黑社会控制。

高安西说,薄熙来只打掉了次一级的黑社会人物,而最大的人物、似乎有太子党叶选平作靠山的翁振杰并没有动。翁振杰既控制官方的金融公司,同时又是地下钱庄的老大。当初重庆市长黄奇帆想动他动不了,就决定与其联手。

张明渝,20亿市值的公司,因为翁振杰控制着官方的资金通道,切断张明渝的资金来源。同时地下钱庄接近他,哄他签了一份文件。几天后一些人在公园打了他,他向翁振杰求助。翁振杰建议他离开避避风头。等他回来,公司已经并入翁振杰的国投。

高安西说薄熙来很善於招募人为他的目地服务。很多学者对重庆大加赞扬,但并不告诉人们他们其实为重庆政府工作。

高安西:“因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没有改变,经济发展使得中共成为世界上最有经济实力的独裁者,也更加鼓励了官员贪权恋栈,因为不仅要维护自己权力,还要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因此也就有了惊人的安保机制。去年清华的研究显示,中国的维持稳定预算相当于军费,这还是保守的估计。‘维稳’从当局最关注的问题变成了唯一关注的问题,扭曲了一切政策。”

他说,维护中共利益,在海外是依靠扶植的亲共团体,要求他们表示一定的忠心,给他们提供在大陆的商业机会作为回报。并在纳斯达克内部交易控制股票市场与中国有关的投资。

高安西说,中国人和三年前有很大不同,从无可奈何的接受现状,发展到权利意识在增强。中东的茉莉花革命扯下了共产党的最后一件外衣。中国人在问,我们有什么不同吗?人们希望有某种力量可以推动中国进入公平社会。 来源:RFA

Advertisements

About anticcporg

Don't trade your silence into cash with the evil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y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中国正在变成一个黑社会国家” 的回复

  1. 前香港人说道:

    香港共產黨特務所施行的人海戰術式跟蹤白色恐佈心理恐嚇手法及預防
    http://sos.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17483
    小弟土生香港,原是一大機構的中層小經理,不覺間承傳了上一代留下的古懂並偶然在留物攤販收藏到老人家去世後家人不懂市價而當普通舊物賣掉的國寶級瓷器。之前小弟與毋親也不知是寶物,也不知中共之特務機構之一「國家文物訊息中心」在網上開設多個古懂討論網站。在寄出國寶級圖片往該網站請教網友真假,土共網狗見到除假稱古物是彷品外,並用電腦病毒追蹤到IP Address及真實地址,派出特務黑機勾線追蹤電話手機訊號,使用GPS準確定位,並在小弟坐駕電池內加裝GPS追蹤器及在家中及辦事處裝CCTV監視一舉一動。內容所述手法與外語電映The Life of Others 及港產片「天眼」「追蹤」「竊聽風雲」完全相同。但那些都只是冷跟,只是簡單地侵犯私隱。而土共特務是加上熱跟蹤,即是務使要你知被貼身跟蹤,而製造白色恐佈的心理恐嚇。因怕曝光,所以用一種暗示式手法進行。即派人在必經道上閃出演譯一次早前只有自己會知道所發生的事對話,地點或小動作。

    如你仍不察覺被熱跟蹤恐嚇,它們會派共狗線人在你身徬做一些不潯常但很普通的動作引起你「注意」及「聯想」引至自己嚇自己,例如:肩背有瓶水戴耳機或不停地講手機,男人穿紅衣或迷彩軍服戴黑眼鏡迎面行到你身前突然轉身再保持距離行在你及家人身前偷聽對話(好快對話內容的字眼Key Words會被演譯)、或企在你面前瞪眼望你、隔二三張遠很大聲地講電話或對話而用眼神不時側頭偷望你,當駕車經過它們的線人時,會在無危險情況下聽到三下聲。每次回頭取車當,車內倒後鏡會被人推下,電單車緊急燈被開啟等等。當被發現被小弟緊跛跟翻過來會好機警地回頭望或突然掉頭迎面行。每次出動皆二人以上。有次發覺整條每隔十數人距離就有它們的人。更試過數日內多次在不同地點時間上下班必經之路上有數人在路中心架設多郭部相杌機在小弟行近時一齊閃光。有多次見到極巧合地見到有長滿身滿面恐佈肉牙的人在身徬或與小弟單獨同乘電梯 (巧合地附近必有一救護車泊在附近)。

    它們的架構包括常職狗仔隊及被迫或利誘加入的特務,以其仿區人數情況看來編制比警隊更龐大。另全的看更(保安員)已被迫加入否則不獲公安(港警) 續批保安員咭執業。

    如你向家或共狗議員或投共議員申訴,好自然地你會被人疑有幻覺,思覺失綢調,無人再會信你說話,即中了圈套,它們更可事無忌憚了。

    如果受害人及其家人及早知道被共產黨特務使用這種手法騷擾中,不要隨身開無線電話(3G更要取出電池。遇上共狗久不要害怕,更要及過來跟蹤恐嚇它們韓轉頭,公開遭遇穰讓更多人知道。這種害人手法效果就會自然失靈!因為特務它們是非武裝部隊,它們不能動刀槍,很多是臨時加入,有些連目標人物是誰也不知道,只知道接到命令去做大戲嚇人。

    這種人海戰術式熱跟蹤白色恐佈的心理恐嚇手是由源自由戰前德國心理精神學家發現,再由前穌聯改良、採用對付反共者。再先後由前日本右派、前國民黨臺灣、前星加坡政府採用過對付反對派人士。這種手法可影人的生理引發情緒病至精神病、內分秘失調加深引發各種病症。可怕處,是可殺人於無形。

    希各人權組織及海內外華人同胞關註。
    (前香港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