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内高层人士揭秘新疆7.5新证据

袁紅冰教授

袁紅冰教授

据报道,在新疆7.5大规模流血事件一周年之际,中共派出大批公安及特警进驻维吾尔族人聚居点,使乌鲁木齐市进入 一级戒备,并笼罩着紧张和恐怖的气氛。对此本台记者日前采访了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袁红冰教授透露,来自中共高层内部良心人士的消息,新疆 7.5事件是中共蓄意制造的政治阴谋。中共当时派出大批便衣特务蓄意挑逗维族和汉人矛盾,并同时在全球散布是新疆的所谓“东突分子” 等所为, 以此进一步掩盖和继续它的罪恶。7.5事件后,中共想通过对新疆的所谓投资以达到它全面及长期控制维族的真实目的。下面请听本台记者对袁红冰教授的采访。

记者:袁教授,您好!7月5号是新疆乌鲁木齐发生大规模流血事件一周年的日子。中共当局在7月5日这一天不但有大量武警在街 上巡逻,还在乌鲁木齐市安装了4万个监控摄像头。不仅如此,中共当局在乌鲁木齐部署了大批警力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安全“专项行动”。您是怎么看中共的这些行 动的?

袁红冰:从中共的这些行动来看,可以形容为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那么在 乌鲁木齐这一个月的所谓‘严打’,我们应该放在更大的背景上来看,也就是中共现在要展开为期7个月的在全国范围内的所谓‘严打’。这说明了什么?‘严打’ 本身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戒严令。所谓严厉打击各种刑事犯罪,在中共的政治词典里就意味着社会戒严。

那么在所谓的胡温新政推行了这么多年后,所谓的‘和谐社会’建设了这么多年之后,中共不得不在全国范围内实现所谓的7个月的 ‘严打’,也就是实行7个月的戒严期,说明了什么?说明现在的社会根本就不和谐。整个社会矛盾已经发展到了总爆发的临界点。那么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又特别 提出在新疆地区,要实行一个月的‘严打’。也就是实行一个月的特别的戒严。这说明一年以来新疆的局势不仅没有得到任何真正意义上的缓解,反而矛盾越来越激 化,社会的紧张程度越来越提高。

记者:7.5事件发生后,中共一直将这一严重的暴力 事件归咎于“境内外的分裂主义势力”所为,但却没有提供任何有关的证据。中共为什么拿不出证据?

袁红冰: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们提供不了证据,因为它们说的是谎话。那么7.5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根据我们现在得到的信 息,去年的所谓7.5事件确实是一个政治阴谋。但是这个政治阴谋不是来自于共产党所说的敌对势力、分裂势力,而是中共暴政本身。中国共产党当局就是这个政 治阴谋的来源。

根据中共高层的一些良知人士透露,为什么会发生7.5事件?因为在中 共内部很长时间就酝酿着一个计划,就是要找一个恰当的时机,对它们所说的新疆的分裂主义分子进行严厉的打击,它们一直在寻找这个机会。后来由于寻找不到这 个机会,它们就制造了这个机会。所以,7.5事件我们可以看到在最初的10多个小时之内,一些维人群体在广场上抗议的过程中,没有任何警察去维护次序。而 且这是从表面现象表达出来的情况。那么根据我们所从内部了解的情况就是:当时实际上在维族人的内部,它们混入很多中共的便衣特务,故意的激化事端,挑逗事 端,扩大事态。最后造成这样一次7.5流血事件,从而给中共全面的在新疆对维族人进行残酷的镇压找到了一个新的借口。我想这就是75事件的真相。

记者:您刚谈到新疆7.5事件实际上是中共的政治阴谋,那您能谈谈中共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制造这个7.5事件?有什么具体 背景么?

袁红冰:我希望听众能够明白,我们说这个7.5事件是中共暴政的一个政治阴 谋,并不是我们的一种猜测,或者推断,而是中共党内高层的良知人士传达出来的一个有确凿事实根据的情况。当然为了保护这些党内高层良知人士的安全,我们现 在没有办法说的更具体,但是我们可以对历史和人类很负责任的讲,将来总有一天,我们会把这些材料公布于众的。也就是说,7.5事件这个导致了维汉两族大规 模流血的事件完全是中共暴政的政治阴谋操作的结果。中共暴政操作的这个政治阴谋就是为了到达两个目的:一个就是挑拨维族人和汉族人之间的民族矛盾,制造矛 盾,然后它们来利用矛盾,维持它的统治;另外一个就是它们试图通过这一个事件找到对维族人大规模的血腥镇压和新一轮严酷政治迫害的借口。从而维护它们已经 很危机的一党独裁专制的政权。

其实是有很多的背景的。其中的一个背景比如说是中共党 内派系斗争在这时候也趋于激化。王乐泉当了10多年的所谓新疆王,将要被撤换。他自己又处于不甘心被撤换的这样一种处境。所以,他也想要通过制造7.5事 件,一个流血事件来显示他的这个存在对中共暴政的维护统治的重要性。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没有办法把那个事态控制的恰到好处,搞成这么一个很具有全球震 撼性的事件。这是他们始料不及的。

记者:据人权组织国际特赦近日透露称,有至少26 人因参与7.5事件被中共判处死刑,其中至少9人已被处决。国际特赦要求就7.5新疆事件展开独立调查。美国政府也要求中共当局“透明”处理新疆7.5事 件。您认为能实现吗?

袁红冰:中共暴政的本质我想至少有两个,一个就是它的暴力,国 际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另外一个就是谎言和欺骗。那么所谓的独立调查,所谓的要求更公开透明,无非是想让它不再去撒谎,让它把事情的真相呈现在世界面前, 这种要求无疑是与虎谋皮,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除非中共暴政象前苏联共产帝国一样彻底的崩溃。在中国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信息真实化,透明化。当然这所以我觉 得这种要求本身是有积极意义的,它可以从一个角度揭露中共暴政的本质。但是呢,只要中国共产党还存在,只要共产党还没有解体,那么所有的这些要求都不可能 真正的实现。我想对这一点,无论是中国人也好,新疆人也好,还是世界的各国的政治人物也好,都不要再抱有幻想。

记者:新疆7.5血流事件近一周年的时候,有报道称,中共当局将采取大规模经济措施。中共官方媒体披露,北京拟透过扩大“对口 支援”机制向新疆提供超过100亿元人民币资金,以所谓的“加快新疆发展、维护新疆稳定”。您认为这样做有效吗?

袁红冰:这种做法跟实际发生的情况完全是南辕北辙,是风马牛不相及。少数民族现在所有的抗争最根本上讲,就是为了保证自己做 一个文化性的民族的存在而不被灭绝。他们需要保证自己的文化传统,需要保存自己的精神价值。因为人活着,在本质上是属于精神。而中共暴政恰恰是从文化上灭 绝少数民族,这同时也是中共暴政的一个主要的罪恶之一。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个方面就是中共所谓的经济发展最后都归结于要维护中共暴政一党独裁 的专政统治,而不是为了给人民幸福,那么中共对新疆的投资,它的目的也是如此。

它是 为了把新疆变成一个中共统治之下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精神和文化的殖民地,变成一个东方的巴士底狱。它进行经济发展的根本目的不在于给新疆人民,包括给维族 人民带来幸福,所以我说结论就是这样的,中共现在所谓在新疆的经济发展,第一不会有利于维族人,它根本是只会有利于在新疆地区维护、给维族人造成巨大苦难 的中共暴政的政治独裁政权。另外,这种经济的发展也不会解决新疆的少数民族问题。因为新疆的少数民族问题关键就在于中共要对维族人实现文化上的种族灭绝政 策。不改变这种政策,那么维族人的问题就得不到解决。

记者: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 迪里夏提曾指出,中共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以镇压手段”的方法治理新疆。所以,他再次要求中共当局“无条件尊重维吾尔人的政治诉求”。据您所了解,维吾尔 人到底有怎样的政治诉求呢?

袁红冰:根据我所了解的实际上新疆人和共产党的矛盾关键 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问题,共产党要从本质上消灭维族人作为一个文化的存在,作为一个信仰的存在,这是问题矛盾的焦点。我们知道,宗教信仰自由,文化发展自 由,每个民族保护、保存自己文化的传统这都是人最基本的权利,因为人毕竟是一个心灵的存在,人是一个精神的存在,一种意志的存在。所以文化性的要求,宗教 信仰的要求对于人来讲,那是最关键的东西,那是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是超越生死的问题。所以我觉得维族人当然有权利要求共产党尊重他们的精神信仰,尊重他们的 文化传统。但是我同样认为这种要求是没有用的,因为共产党不会改变它们的一党独裁的专制统治,也不会改变它们把国家恐怖主义发挥到极致,来对新疆的维族人 进行种族灭绝的政策。要想改变这一切,只要一个办法,那就是彻底的瓦解中共、解体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实现自由民主。

记者:中共说新疆问题是民族矛盾, 您是怎么认为的?

袁 红冰:现在共产党为什么要通过它的政治阴谋来发起7.5事件,制造7.5事件?当然它的原因,我们刚才讲,是想找一个借口,对所谓的新疆人的民族情绪进行 一个强有力的政治迫害和打击,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它还想通过7.5事件来制造民族矛盾。也就是制造维族人和汉人之间的民族矛盾。一旦这种矛 盾激化以后,中国共产党这个官僚集团它就可以从凌驾于这种民族矛盾之上,来进行操控,从而利用矛盾,制造矛盾来维护它的统治。

那现在看来相当的一部分人已经中国共产党的这个政治阴谋所欺骗,很多人把新疆的问题认为是一种民族的矛盾。共产党御用文人和 它们的网特也不断的想把新疆的问题描绘为一种汉人和维族人之间的民族之间的矛盾。我们承认汉人和维族之间确实是有一些冲突,但是这些冲突在相当程度上、在 本质上是共产党的政治阴谋所挑逗的。

那么如果我们从整体上看,实际上维族人也好,汉 人也好,都是中国共产党一党独裁集权专制的受害者。而且是汉人的文化首先被共产党官僚集团所灭绝。所以新疆问题的实质不在于维族人和汉人的矛盾;而在于共 产党要在新疆地区推行灭绝维族人的文化传统和宗教传统的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政策,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以我们说中共暴政才是中国苦难的根源,是中国各民族的 苦难的根源,是整个中国人,包括维族人在内的人民的公敌。

记者:新疆的出路到底在哪 里?

袁红冰:所以我想通过7.5事件,大家一定要认清共产党试图挑逗维族人和汉人之 间的民族矛盾的险恶的用心。认清中共暴政的这种独裁专制的反人类的本质,那么这种认识才是解决新疆问题的第一步。那当然新疆问题的彻底解决只有一个,那就 是用人类理性和良知所能允许的一切方式和方法,彻底的否定中共暴政,然后在中国的全境之内实现各民族的共和。只有如此,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新疆的问题。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静汝采访报道。

图: 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

Advertisements

About anticcporg

Don't trade your silence into cash with the evil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y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icles, Yuan HongBing.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